富平seo:谁是枪杀“剌头”教师的凶手,17年后湖南省益阳市警方重启调查

来源:富平seo 发布时间:2019-07-03 16:04:19 作者:追梦 阅读量:57

富平seo:谁是枪杀“剌头”教师的凶手,17年后湖南省益阳市警方重启调查

原标题:谁是杀害“剌头”教师的凶手


  (原文系新华网湖南频道于2003年4月24日刊发)


  新华网湖南频道4月24日电2002年4月26日,两声枪响后,益阳市龙光桥镇南塘中学有名的“剌头”教师李尚平倒在血泊中。


  李尚平的“敢于直言”让老师们敬佩,并因此被推为维权代表,但却被另一些人叫作“刺头”。李尚平预感到了自己的死亡,在出事前几天对妻子说,也许自己会在“一种不明不白的情况下”死去。


  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于2003年4月19日黄金时间以“‘剌头’教师李尚平之死”进行了专题报道,再次使李尚平之死成为人们谈论的焦点,我们现将此稿刊发,以飨读者,以慰死者。


  教师遇害凶手可能是职业杀手


  2002年4月26日下午5时30分,益阳市龙光桥镇长坡村马尾嘴,瓢泼大雨中,32岁的镇南塘中学老师李尚平被发现倒在离家300米的公路边上,头部鲜血淋漓。当他的老父亲、60多岁的退休教师李三保闻讯踉跄着奔过来时,惊恐地发现儿子已经没有呼吸了。


  当地村民刘民扑后来接受调查时说,当时他就在现场50米以外的田地里摘菜,曾听见摩托车鸣喇叭和刹车的声音,后来突然听见“砰”地一声大响,因为隔着茂密的树林,他看不见公路上的情形,当时以为是谁的车胎爆了。


  益阳市赫山交警大队的几名交通警察不久赶到现场,并叫来了法医。目击者说,警察们和法医作了一番检查后,宣称李尚平死于“一场交通事故”。


  李尚平家人和旁观者当即对此提出质疑:现场没有任何撞击的痕迹,摩托车完好无损;除了耳后的那个大洞外,李尚平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而根据尹益秋和另一位目击者回忆,事发前后这段路上并没其他车辆出现。


  李尚平一位在公安部门工作的同学闻讯赶过来,看了李尚平的死状后也认为不像是车祸。第二天(4月27日),在李三保一家的极力要求下,益阳市公安局局长率市、区刑警大队、法医赶到李三保家中,对李尚平进行了尸解和开颅检查。果然不是交通事故。法医认定,李尚平耳后的大洞是枪击造成,弹药从李尚平的嘴角穿过大脑,从右耳后出来——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


  当天中午,警察在现场不远处的草丛中找到一把自制火药枪,这被认为是他杀的关键证据。益阳市赫山区公安局一位副局长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综合各种迹象推断,凶手可能是一个职业杀手。


  为讨工资在网上散发投诉书


  李尚平的被害在全镇30多所学校间引起震惊,这个镇所有老师都知道李尚平,他以“敢于直言”而让同行敬佩,让个别部门头疼,一些人悄悄地把他叫作“刺头”。


  按他父亲李三保的说法,儿子生性直爽,因在教育世家长大而对教师职业极为看重,忍受不了教育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就到处向媒体和网站反映当地情况,引起个别领导的反感。李尚平被一些朋友戏称为教师队伍中的“斗士”。当地不少教师向记者反映,必须重视李尚平在生前最后一段时间的情况。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01年12月下旬,南塘中学的几名教师到银行刷卡领工资,结果发现账上根本就没有当月的工资,就推举李尚平去向有关部门反映,因为大家认为他是个胆子很大、敢为教师说话的人,“有办法给大家要回工资”。


  2002年1月初,龙光桥镇联校的领导到南塘中学视察,李尚平就带着大家向领导们当面提出了质疑,联校领导不得已告诉大家,是赫山区财政局扣发了大家的工资,原因是龙光桥镇镇政府当年有40多万元的教育附加费没有交给区财政局,不仅仅是南塘中学,全镇30多所学校的635名教师的工资全部被扣,连学校校长都没能幸免。


  像往常一样,李尚平是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的:1月15日,他写了《这些教育领导心太黑了》的文章,在湖南新闻网站上公开此事,同日,他向新华网的《焦点网谈》栏目发出投诉信,揭开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和一些政府官员巧立名目克扣和挪用教师工资的现象。


  投诉信描述了当地教育界的种种“怪事”:2000年,全镇800名老师微调了一次工资,每个人有450元,但直到2002年初都没有发放下来;当年全镇老师每人被扣发两个月的误餐费120元,原因竟然是一个老教师揭发“联校领导违规给全镇中小学生订资料收回扣”,恼羞成怒的联校领导决定扣掉所有教师的误餐费,“杀鸡儆猴”……网上的文章起了点作用。两天之后,龙光桥镇政府通过镇联校向老师们作出承诺:一定要想办法在2002年春节之前把工资发下来,让大家好好过年。但是这个承诺却没有兑现。


  “犯了大忌”引来媒体试图暴露此事


  2002年2月下旬,新学期开学的时候,李尚平又出来替教师们讨说法,要求镇政府兑现诺言。镇政府满口答应,称3月15日前工资一定到位。可全镇教师掐着指头挨到那一天,却发现工资卡里仍然没有工资的影子。


  感到被愚弄的老师们在南塘中学集会,多次拨打电话寻求说法,但没有结果。在这个时候,李尚平做了让基层部门很忌讳的事情——他开始同湖南电视台等新闻媒体联系,试图把此事彻底暴露出来。


  从李尚平遗留下的日记里看出,当时某些单位的领导开始不安,通过龙光桥联校以及南塘中学向李尚平和老师们施加压力,希望他们“不要在媒体上搞东搞西”,并承诺一定会尽快发放工资。


  南塘中学负责人出事后不久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当时由于李尚平跟新闻媒体接触而让学校承受来自“上面”的压力。事后证明,李尚平还是“不识相”,终于把新闻记者给“招”来了。2002年3月18日上午,湖南省电视台数名记者在李尚平的陪同下专程到益阳采访此事。


  两天后,关于此事的新闻终于播发了。


  新闻播发后,龙光桥联校一位领导还“不识趣”地问区教育局一位负责人:“我们的工资问题怎么解决?”那位负责人勃然大怒,说了句不雅的话:“还解决个屁,新闻都播出来了!”


  令人费解教育附加费为何被拖欠


   教育附加费哪里去了?


  话虽这么说,舆论压力和上级领导的压力还是现实的。3月22日,赫山区政府、龙光桥镇政府、赫山区财政局、教育局等坐在一起协商,最后决定由龙光桥镇政府出面借款上交区财政,共42万元。


  但要筹集这笔旧债显然并不容易。龙光桥镇一位党委书记出事后不久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镇党委、镇政府那段时间日子很难过,因为镇政府几年来已经欠下1000多万元的外债,没有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愿意借钱给镇政府。但由于压力很大,书记、镇长们不得已,只好以个人的名义向单位、个人借钱,然后又在下属各村摊派了1000到2000元,凑了26万元交给区财政,剩下16万元再也没有能力凑齐了。


  问题是,龙光桥镇镇政府拖欠的教育附加费哪里去了?按镇政府的说法,欠区财政局40多万元,是因为农民负担重,“收不上来”。但记者了解到,该镇是赫山区经济条件最好的镇之一。记者在该镇的长坡、天子坟、大明、七家桥等村庄走访了大量村民,所有人都反映——上年的教育附加费上交了。按照湖南省财政厅和教育厅的相关规定,教育附加费应按当年农民人均收入的2%收取;龙光桥镇政府却按照5%的标准收取。长坡村村委会主任李长清说,即使有的村民欠交,也是由村里垫交,不欠镇上的。


  还有部分钱分摊到学校的头上,后来也去向不明。记者近日在赫山区教育局办公室采访时,一位姓李的主任一会说是学校直接交给区财政,一会说是交给镇政府,最后干脆就说,“这些事跟我无关,我什么也不知道”。谁是凶手警方表示案情正在侦查中


  2002年3月27日,工资终于发放下来,龙光桥镇的教师们像过节一样着实热闹了一回,他们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在维护自身利益的‘战斗’中获得胜利。”


  但“胜利”并没有给李尚平带来快乐,李的妻子刘云娥告诉记者,那时候李尚平似乎已经预感自己将遭遇不幸。3月21日,就在电视新闻播出后的第二天,李尚平在日记中写道:“……隐隐约约听到一个意思:我要倒霉了……有人不喜欢兴风作浪的刁民……会在适当的时候给我穿小鞋,也许还会因此被下岗。”


  李尚平在那天的日记里说:“必要时会拿起法律武器,根据教师法和劳动法的有关规定,对有关部门提起行政诉讼……”


  根据刘云娥回忆,即使在教师们拿到工资后,李尚平仍不罢手,继续追查以前欠发的工资,这使得形势更为紧张。


  她反映,到了2002年的4月中旬前后,李尚平的情绪突然变得低落,一天他莫名其妙地对妻子说,也许有一天他会在“一种不明不白的情况下”死去。刘云娥吃惊之下问他为什么,他没有回答。不久,李尚平果然“不明不白”死去。


  而究竟谁是凶手,雷局长认为由于案情在侦查中,尚未明了,不宜细说,但警方一直在努力破案,相信自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此事震动很大,因为教师工资被扣押、拖欠在益阳乃至其他地市都相当普遍,“龙光桥镇教师工资被扣发事件”已引起湖南省政府的重视,省政府从财政里拨出一个多亿,用于解决全省20多个困难县市教师工资的发放。


  李三保流着眼泪说:“我儿子泉下有知,也该安心了。”


我要评论

富平seo_网站建设排名优化_富平seo工作室 版权所有    我要留言
免备案主机
Catfish(鲶鱼) Blog V 2.2.0